背景:
阅读新闻

左云小京庄乡马力寨村选举舞弊调查

[日期:2015-01-11] 来源:时代纪实新闻网   作者:纪权 [字体: ]

    12月11日,是山西大同左云县马力寨村的两委会(支部委员会和村委会)换届选举日,与上一次的村两委会候选人选举相比,这次决定性的选举,引起了全村人的高度关注并感到格外的紧张,因为这一次选举,不仅仅是决胜出两委的领导及班子成员,更让人揪心的是,此次选举将会对村集体未来的经济发展前景,乃至村民今后的生产和生活产生直接的影响。当然,谁都希望能选出一个称职的带头人,来带领全体村民一起过上幸福生活。

       村民祈盼:选个好干部带上致富路

    既然两人都有着很不错的收入,各自的生活水平也都在村民们之上,为什么还要回到村里竞选村委会主任?受访的知情村民笑道:“还不是因为四年前同煤集团(大同煤矿集团)在我们村开了个千万吨级的矿嘛。”

    据了解,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地勘部门在这里发现了一个储量巨大的煤田,按照年产量1000万吨的设计规划,此矿山可持续开采100年。2010年3月建矿初期,矿方和村里并没有任何补偿和帮扶契约(包括占地安置方案都没有给村民公布过),后因其违法施工、占地的行为一直未予纠正,被媒体连续曝光并批评其没有担负起一个国有企业应有的社会责任。此后,经过村民们连续多次向上级相关政府部门反映,市、县两级政府也多次协调,矿方最终将“矿渣排放治理工程”交给当地村委会实施,也算是对当地村民的一点补偿。

    对于马力寨村的全体村民们来说,能否抓住同煤集团在当地建设金庄煤业千万吨矿井的这一百年不遇的机会?依托和利用好矿企落地在本村的这一大好契机,来发展好村集体经济和提高村民收入及生活水平?能选出来一个基本做到廉洁奉公、一心为民的称职村干部至为关键。由此让两候选人早在投票之前,就各自发力游说选定的目标对象能在这天投上自己一票。与此同时,在这个原著居民只有300来人的小村子里,也形成了几个大大小小的代表着不同姓氏和宗族利益的团体,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此次选举的公平、公正的进程和最终结果。

       资格审查缺失候选人难选?

    知情人认为,对参选人员的资格审查,也是整个选举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但选举中出现的问题,恰恰与此有关,因此而起。

    据介绍,由于相关的资格审查程序严重缺失,导致出现了问题票、死人票,以及对问题票的准确判断,影响了选举的公正性。他认为,选委会对候选人以及选民同样没有尽到资格审查的责任和义务,是缘于工作组对选委会成员没有尽到资格审查的责任。

    “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入选委会,选委会成员必须持有公正客观态度,以保证其独立性和公正性。”知情人对选委会成员的资格表示质疑,他认为当前的选委会成员其实就是两个候选人的代表。他还表示,对选民的资格审查也是十分必要的,比如选民的户籍、年龄和健康状况等。

    他特别强调:“对候选人的审查应该更严格一些,要审查他是否有过违法违纪行为或其他不良行为习惯。”他认为,候选人的品行很重要,绝对不能因为个人的私利而影响到集体的利益。

     有知情人称,参选的两名村委会主任候选人分别是段某和赵某。

    而众多的村民则因为两位村委会主任的候选人,都是他们从小就看着长大,又都是离开村里很多年,一直在外打拼并且日子过得还不错的好男儿,但是谁更称职?却让村民们犹豫不决。

    段某现年43岁,早年一直在邻近的山阴县某镇上开了个矿用配件门市部,后来又购置了一部装载机在矿区干活,2年前受资源整合影响,煤矿不景气,他的生意也不好做了,就举家迁回到马力寨村。而这时恰逢村前河道里的沙子这几年吃香了,他就与村里谈好以上交5万元的价格挖沙一年,闲暇时也为邻近村民们做些推土平地基的活儿,小日子过的不错。据说,他今年还在村里挖沙卖沙,也赚了不少钱,这也是颇受村民诟病的主要原因。

    而赵某现年46岁,在婚后没几年就搬到县城里居住,再后来就去内蒙古鄂尔多斯的矿区跑运输,靠着自己的辛勤劳动和付出,同样也获得了不错的收益。村里人对他的评价是敢做敢为,有些担当,除此之外,还停留在他年少时期调皮捣蛋的印象阶段。

      选举过程出意外问题票难决断?

    据了解,此次选举从当天上午10时许开始领取选民证,后再依次领取选票。按照规定,本人没有到场的,可由本人指定的被委托人代为行使选举权,每人可以代领三张选票。乡党委和政府指派的工作组和选委会成员全程监督投票选举。选委会有5人,之前由村民代表选举产生。选举活动直至中午1时许方才结束,按照计票结果来看,赵某以177票领先于段某163票最终胜出。选举中的问题恰恰在此时暴露出来。

    据参加选举的某村民说,按照规定,选民在选票上的两名候选人中,选自己中意的一个姓名打勾即可。可是,选举结束计票中发现,有23张选票却因选民的粗心大意或书写习惯,在打勾的同时又在另一个候选人的名字上打了叉,此种选票分别落在赵某名下有12张,段某名下有11张。对此,支持段某的一方认为此类票应视同无效,应该重新投票选举。而另一方则认为,选民以此鲜明形式表达选举意愿,此票没有违反选民本意,应视同有效,不应该重新投票。双方相持不下,最后乡里工作组决定由选委会5人举手表决23张“问题票”是否有效。5人组举手表决以3:2通过问题票无效。

    事后,乡政府工作组也向相关人士和上级部门汇报和咨询,并且查阅了大量相关选举的法规和文件资料,也认可此问题票应该视同有效,不应重新选举。但是,选票落后的段某坚持要重新选举;赵某则表示,一切由乡里决定,他个人没有任何想法。

     选举过程监督不严已故亡人也投票?

    另有知情人表示,选举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是有原因的:

    一是,选举前的宣传动员工作不到位,村民们对选举重视程度不够,没有充分行使自己的选民权利,多数人未能认真思考就做出了决定;二是,在投票过程中,工作组的人就在选民跟前,但他们就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瞅着,根本没有对选民有过任何的提醒或指导,对那些没文化的庄稼汉来说,显然是没有尽到责任,也是造成问题票出现的主要原因之一;三是,对问题票是否有效的判断,工作组按照相关规定就可以指导或决定,而不是由选委会表决后才查询相关规定条文,以至于现在无法决断而费力周旋说和;四是选举过程监督不够,导致选举过程中出现了问题票及已故亡人的票。

    据称,在选举中,两名候选人中的一方,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早以亡故的村民“赵国梁”(小名亮亮)和“王二转”二人的选票领取并投入票箱。对此,乡政府派去的工作组和选委会却视而不见,这是为何?

    “这是严重的弄虚作假行为,已经构成严重扰乱选举秩序的违法行为,应该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他认为,正是由于相关工作人员的把关不严或失职,以至于竟然有已经故去的人还能出现在选民证和选票里。

    综上所述,知情人认为,选举中出了这么多的问题,乡里派出的工作组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是乡里故意挑拨,制造矛盾,继续拖延,以保护其既得利益不受损失。

    据悉,乡党委和政府主要领导及工作组负责人已经多次找两人谈话,希望他们和解并相互让步。截至目前,双方尚未达成和解意向,仍在僵持中。

      背景资料:

    2013年春天,经过全村人的努力,金庄煤业将尾矿渣排放、运输、治理工程项目给了马力寨村。项目敲定的三天后,乡党委和政府,及原村支部书记郝日兰等人,以马力寨村没有人才为由,并暗中以乡政府与戈德车队名义组成联合体,强行替代马力寨村进行尾矿排放、运输、治理。此举已然是违背村民意愿,严重损害广大群众和集体利益,为他们从中捞取个人好处打开了大门。

    未经国土、环保部门的批准,乡政府擅自做主将已经有几十年树龄的林地和部分耕地免费提供给其作为排渣场地(为了节约成本,争取利益更大化,该联合体在实施过程中仅仅是排放,并未按照环保要求做相应的防渗透、黄土覆盖处理,给周边的村子留下了污染事故隐患)。据合同显示,从排渣出口到堆放尾矿渣的地方距离不足一公里,其联合体运输费每吨15.9元。自该联合体建立以来,近二年的时间里大约排放了300多万吨,牟利:300万吨×15.9元/吨=4770万元。

    而在此前,乡政府干部在村民大会上宣布的是乡、村两级共同运营,既然是两级共同运营,那么我们村里也会有一定的分成收益,而这些钱是怎么分配的?村民们不得而知。

    由于村民们对尾矿排放、治理权被剥夺一直不服,于2014年春天进行抗争,拦堵了尾矿排放。金庄煤业向大同市政府汇报后,左云县分管工业的常副县长主持召开联席办公会,会议确定尾矿排放治理权归还马力寨村,同煤集团金庄煤业还答应帮助村里组建车队,并抽调人员组成工作组来村里协调。然而,我们村支书是从乡政府空降下来的,以乡书记、乡长的个人意思工作,加上联合体车队对村干部和个别村民的笼络,村集体经营思路被打乱,出现了集体经营、转包经营的分歧。村民的思路被引向了集体经营、转包经营的争吵中,联合体车队稳稳当当的继续进行尾矿排放,继续牟利。

    之后不久,乡政府又提出尾矿治理经营权归村委会,但乡里要抽取一定比例的留成,于是金庄煤业也提出要回扣的问题。由此导致全村一片混乱。

    2014年6月,村委会终于和金庄煤业签订了尾矿排放治理合同,每吨19.9元,包括:运输、治理、占地补偿、黄土覆盖、绿化等,其中金庄回扣每吨1.8元、乡政府每吨提取1.7元,不承担税费。但是,在乡政府个别领导的干预下,至今仍由乡政府把持经营权。村委会与金庄煤业签订的合同在利益、经营方面如同一张废纸。然而,在承担责任方面却是如同泰山,矿方每停产30分钟,向村委会罚款1万元。

    金庄煤业年产量约为1500万吨,其中有30%的矿渣,现在试产期间矿渣日排放量1万多吨,年排放量400多万吨。乡政府每吨提取1.7元,一年下来至少也得拿走(1.7元/吨×400万吨)680万元,给马力寨村的治理工程款,乡里要拿去做什么?乡政府从治理费中提取1.7元又怎能符合国家发展农村经济的政策和规定?事实上,如果按照规定的尾矿库治理要求标准实施,19.9元的标准根本不够。如此荒唐的提留和回扣,又怎能保证治理达标?不难看出,这其中有着说不清的猫腻!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