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忻州反腐再加力又一名处级官员落马

[日期:2010-05-25] 来源:山西新闻网-三晋都市报  作者:王正炜 [字体: ]

          
                原忻州市住房保障和城乡建设管理局副局长贾杰。

  忻州:山里娃→人民教师→优秀团干→贪官

  140万存款牵出贪腐官员

  巨额存款露马脚

  今年4月,忻府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在办案过程中,发现忻州市住房保障和城乡建设管理局副局长贾杰与其妻,在太原市几家银行共有140万元的巨额存款,遂将贾“请”到检察院进行调查。因贾为副处级干部,属忻州市管干部,该院在调查后,将之移交给忻州市人民检察院做进一步审查。旋即,贾被忻州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批捕。4月26日,在忻州市委党校担任财务干部的贾妻,也被忻州市纪检委“双规”。

  此后几天,贾氏夫妇一个被逮捕,一个被“双规”的消息像长了翅膀,迅即在忻州传得沸沸扬扬。

  一个广为流传的版本是:忻州市委、市政府今年在建筑领域重拳开展反腐败斗争,对每一个关键岗位上的城建干部“过筛子”,贾杰是在“过筛子”中,被查出有问题的。

  另一个版本是:忻州市在近几年的城市建设中,乱批乱建现象严重,有关部门在查处这个问题时,分管城建规划审批的贾杰做贼心虚,为争取宽大处理,主动交代了自己的问题。由于情节严重,案值较大,贾杰还是被检察机关批捕。

  再一个版本是:贾杰因在忻州市城建领导岗位上为官十余年,根基深,资格老,自恃经验丰富,生活上腐化堕落,工作上霸气十足,引得同僚大为不满,故有知情者向有关部门举报其违法违纪问题,致贾被捕。“我认为社会上的那些传言大都是捕风捉影,皆不可信。”5月17日,与贾杰非常熟识的忻州市政府干部李荣(化名)对记者说:“我所知道的情况是,贾杰有与其收入极不相符的存款,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顺藤摸瓜,拿准了他受贿的几个事实,然后才将他逮捕。只不过是检察机关办案隐蔽,事先没有透出一点儿风声罢了。”

  贪官曾经很纯朴

  54岁的贾杰如果不是此次栽倒,其仕途可谓一帆风顺。

  1956年,贾杰出生在五寨县杏岭子乡杏岭子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他自幼聪明好学,成绩优异。高中毕业后,赶上“文革”,无法继续升学,就回村里参加了劳动。他干活总是奋勇争先,加上能写会算,能言善辩,不久就被公认为“村里头一个好青年”。1977年,22岁的贾杰被村里保送上了五寨师范学校。1980年毕业后,被分配到五寨县新寨乡旧寨小学做了一名小学教师,没两年,又被调到邻近的一所中学,做了中学教师。

  贾杰当了中学教师后,学识和口才得到了充分的发挥,除干好本职,教好学生外,他还积极参加学校的各项活动,很快得到五寨县委一位领导的赏识。1985年,贾作为五寨县年轻的后备干部,调到五寨县团委工作,从此结束了教师生涯。1988年,共青团忻州地委一名主要领导到五寨县调研,发现贾杰“思维缜密敏捷,工作扎实认真,是一位难得的共青团工作者”,就把贾调到共青团忻州地委工作。

  虽然干的依旧是共青团的工作,但走出大山的贾杰自此踌躇满志,以更加饱满的热情投入进了新的工作环境。短短数年间,他便从一名普通的团干部,一步步被提升至团地委办公室主任这一重要位置。1996年,贾杰以忻州地委后备干部名义,到基层挂职锻炼,后被调至忻州行署建设局任纪检组长。2001年,忻州撤地改市后,忻州市建设局与忻府区建设局合并,不久,贾杰出任忻州市建设局副局长,分管城建规划审批和出租车管理等工作。

  新世纪伊始,忻州开始了大规模的城市建设,作为分管城建规划工作的贾杰,一下子成了忻州市的大忙人,拆迁现场,危楼之旁,荒野之地,经常出现他的身影,与此相对应的,酒桌之上,桑拿浴里,人们也经常看到他与开发商、建筑商在攀谈。

  李荣告诉记者,任建设局副局长之前的贾杰,人还是很纯朴的,工作努力认真,生活艰苦朴素,待人热情周到,“几乎没有人看到过他对人对事的厌烦和疲倦。”升任副局长后的贾杰,由于接触有权有钱的人多了,架子随之也大了,脾气也跟着见长。“自己分内的事,从不让人插手,说拍板就拍板,听不进不同意见。”而对于自己分管科室和下属单位的人员,除对工作要求严格外,其他皆放纵。“护犊子,容不得别人说三道四。”李荣说,忻州城市变化的10年,也是贾杰任建设局领导的10年,他的功劳不应抹灭,“虽然他后来变得有些横、有些贪。”

  忻州官场连地震

  随着进入新世纪忻州撤地建市,忻州反腐败工作也由以往重点是科股级干部,向级别更高的贪腐干部挪移。早在2002年,享受副县级待遇的原保德电厂厂长李海厅因贪污和私分公款10余万元被开除党籍,撤销副县级待遇;原忻府区建设局局长、忻州市建设局助理调研员、党组成员李力田,因在拖欠职工工资期间,违规购买小汽车和在下属单位报销应由个人支付的费用6042元,被忻州市纪检监察部门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和行政降级处分。这年,忻州市共有6起影响较大的腐败案件得到查处,6名贪腐干部,有的被处分,有的被判刑,被当地称为忻州官场进入新世纪的第一场地震。

  2007年初夏,原宁武县委副书记杨建军,被忻州市纪检部门“双规”后,随即由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杨被以受贿、贪污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刑18年,并被处以没收财产的处罚。此案中,杨妻马某因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杨女以窝藏罪、转移赃物罪,免予刑事处罚,但被判以50万元的罚金。这年中,忻州市纪检监察部门和司法部门共查处50余起贪腐案,60余涉案贪腐干部受到了党纪国法的制裁。这被当地称为忻州官场第二场地震。

  忻州官场的第三场地震以2009年原忻州市民政局局长陈华梁、原忻州市国土资源局局长郝兴仁相继被判刑为标志。此前一年,陈华梁、郝兴仁因受贿和违规入股忻州市最为豪华的“天上人间”大酒店相继被忻州市纪检委“双规”,随之相继又被忻州市人民检察院批捕。

  2008年12月29日,忻州市专门召开党员干部大会,通报陈、郝二人的严重违法违纪问题,指出两人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形象,严重损害了群众利益,在社会上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会议要求,全市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一定要从两人身上汲取深刻教训,“举一反三,引以为戒,加强个人自律,堵塞管理漏洞,坚决杜绝此类问题的发生”。2009年上半年,陈、郝两案相继被检察院提起公诉,最终,陈华梁以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获刑18年,并被没收财产50万元,追缴其所挪用的公款及利息共计40万元,和不明财产差额460余万元,上缴国库。而郝兴仁则以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13年。

  李荣认为,贾在忻州官场为官十数年,其关系纵横交错,纷繁复杂,随着检察部门对贾案的进一步审查,许多涉案人员可能会浮出水面,“可能引发忻州官场新世纪的第四场地震”。

  前车之鉴耳旁风

  贾杰被捕的消息传回忻州市社会保障和城乡建设管理局后,许多员工都不相信这个消息是真的。5月13日,该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对记者说:“我在局里工作好多年,对贾局多少还是了解一点的。他除了对工作要求严格外,平时对人也挺好的。局里谁有事求他帮忙,他都积极给帮忙,没见他收人什么东西呀!无非他有点不拘小节,事后跟办事人吃吃喝喝,洗洗(桑拿浴)按按(摩),高兴了,再去歌厅唱唱歌。”

  据这位干部介绍,贾杰“口才极好,记忆力极佳;说话天衣无缝,办事滴水不漏”。他说:“贾局讲话,一般不拿讲稿,一口气讲半个小时,内容几乎没有重复的。给上级汇报工作,一些数据、一些术语,他都会准确地表达出来。然后,再用通俗的话语加以解释。因此,他深得上级和同事的赞赏。”

  李荣对记者说:“据我所知,2004年,贾杰惟一的女儿要出国留学,贾杰还向他的亲朋好友挨个儿借钱。要知道,贾杰是土生土长的五寨人,亲戚当中,数他官最大,收入最高!那时候,贾杰已升任副局长,分管许多大的工程项目审批。他随便跟哪个开发商、建筑商开口借几万块钱,还不是探囊取物。”“在我印象中,老贾衣着随便,吃喝不讲究,出手也不阔绰,怎么看他都不像一个百万富豪。今天看来,他是隐蔽得好,潜伏得深啊!”

  贾杰和陈华梁有着类似的人生轨迹,都是从普通农家孩子,成长为优秀人民教师,都是作为当时的后备干部被调入团组织加以培养,也都是从优秀团干部走上一个部门的领导岗位的。耐人寻味的是,两人都是在领导岗位十年后,在过了知天命之年后被查出贪腐问题而接受调查的。陈华梁在接受调查期间,深刻反省自己的问题,曾“怀着十分沉痛的心情”,给组织上写下情真意切的检查书。陈在检查书中写道:“(担任领导干部)这么多年来,我因好大喜功,急功近利,忙于事务,放松了世界观、人生观、权力观的改造,放松了对法律、法规、纪律方面的学习,在人们羡慕声和喝彩声中飘了起来,昏了起来,变得听不进领导和同志们的劝勉,变得离党和人民的要求愈来愈远,最终酿成大错,错得面目全非,错得一塌糊涂……直到今天这个不可收拾的地步。我谁都怪不得,全怪自己刚愎自用,利令智昏……”

  陈华梁这封检查书,在2008年12月被忻州市当做必读的反腐教材在党员干部中公布时,贾杰正在副局长的位置上风光无限。不知贾杰如今在看守所里遥望蓝天,是否能回忆起这封检查书里的喟叹和悔恨!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