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运城空港开发区暴力征地惹来村民怨

[日期:2013-04-15] 来源:山西民意网  作者:古剑 [字体: ]

 
              村中老妇以血肉之躯拦阻铲青苗钢铁机器

 
              铲车过后劫后余生的青苗顽强地在耕地中生长

  向农民征地一般有两项补偿,一项是征地款,一项是土地上面的青苗、树木补偿。运城的这宗征地则成为了一个列外。

  拆迁方为了不给青苗、树木补偿,就在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强制将一千多亩的土地里,才几寸高的麦苗、刚开花的桃树、梨树被连根拔掉,破坏。村民们在阻止时,遭到殴打,一大批村民被打得头破血流。

     暴力圈地伤人流血

  2013年3月29日,运城空港管委会李明造率领百余名副武装的城管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十几辆铲车和推土机,分别于上午9点、下午5点闯入运城市盐湖区三家庄村、西里庄村的庄稼地,疯狂破坏,暴力强占耕地。

  田里才几寸高的麦苗,刚开花的桃树、梨树,被连根挖掉,机井、灌溉设备……被悉数毁掉。

  在田间劳作的农民奋力阻止,打手们手持警棍、镐把,对手无寸铁的村民们大打出手,许多村民被打得皮开肉绽、血流满面。

  据村民们说,空港管委会从未与农民签订任何征地协议,也没有支付过一分钱的征地款、青苗补偿款。

  三家庄村十多位想要阻止暴行的村民被当场打倒在地,躺在血泊中,其中还有一位年逾六旬的老人,数百村民在暴力面前心如刀割。

  西里庄村村民王兴学、王勤学更是被打得遍体鳞伤,当场倒地昏迷不醒,后被120急救车送往医院抢救。质朴的村民们被眼前发生的血淋淋的暴行给吓懵了。没有人敢再上前阻拦,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的果木、麦田毁于一旦。

  仅仅几个小时,西里庄村的一百余亩良田就被彻底毁坏了。然而,让痛不欲生的村民们弄不清楚、搞不明白的是:这是些什么人,他们要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如此明目张胆、为所欲为还有没有党纪国法啦。

  其实,早在几年前,这样的场景先后在运城市盐湖区安邑办事处的郭家庄、杨家庄、年尾头村等等诸多村庄上演过了。特别是在郭家庄村强行占地时,这伙人不仅出动了大量的铲车、推土机,纠集了大批社会闲散人员、地痞流氓,甚至还自带了一辆救护车。

  把被他们打伤致残的19名郭家庄村民用他们自带的救护车送到医院。其嚣张气焰可想而知,其有恃无恐之狂妄可想而知。

     圈地主任李明造

  这一切都得从一个叫做“运城空港经济开发区”的单位说起。

  2001年2月,运城市组建民航机场管理局,由时任市委市政府机关事务局副局长李明造负责牵头组建。地址在距市区8公里的原日寇于1943年修建的张孝机场,占地面积为5400亩。

  2002年9月,运城市政府又决定在该地组建张孝科技生产园,这就是“运城空港经济开发区”(以下简称“空港新区”)的前身。

  2005年2月7日,运城机场通航。随后,运城市政府要求民航机场管理局转移工作重点,全力抓好“空港新区”的开发工作。

  2007年6月5日,晋政函(2007)100号文件批准“运城空港经济开发区”为省级经济开发区。

  然而,同样是在2007年,国家发改委等四部委对“运城空港经济开发区”展开了联合调查,联合调查组认为“运城空港新区未经批准而占用耕地1000余亩,……责令整改。”2007年7月13日,原山西省省长于幼军得知“运城空港新区”违规强行征用农民的耕地后,立即召开省政府第105次常务会议。

  会议责成运城市政府和省国土资源厅对“运城空港新区”违法占地问题深入核查,依法从速予以处置,对于有关责任人员依法作出严肃处理。此次会议撤消了晋政函(2007)100号文件——从2007年6月5日至2007年7月13日,“运城空港新区”仅仅存活了40余天。

  因为严重的违法违纪,“运城空港新区”的名分被取消了。对于其严重的违规行为,依照山西省政府2007年第105次常务会议的指示精神,身为“空港新区”主要负责人的李明造难辞其咎,应受到相应的党纪国法的严肃处理。

  事实上,李明造却毫发无损,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处分处理。并且依然继续担任“空港新区”的主要领导,时至今日,李明造仍然稳坐在“运城空港经济开发区”主要领导的位置上。

  省长的指示、省政府常务会议的决定,都不能对李明造产生任何的影响,普通村民的阻拦、上访、揭发、举报“其奈我何”当然就更不在话下了。

  李明造领导下的“运城空港新区”自此愈发明目张胆、狂妄不羁了:原先运城市对“空港新区”的规划只有十几平方公里,而今其动工建设的实际面积已远远超出了这个范围,达到36平方公里之广。

  其所违法违规强行侵占耕地面积已超过数万亩之巨。(这是2007年国家发改委等四部委联合调查报告中所指出“运城空港新区”违规占用1000亩耕地的数十倍。)

      失地农民生活无依

  “运城空港新区”近乎疯狂的“圈地”行为已经导致附近几十个村庄、万余名农民失去土地,其中以黄家卓和张孝村为最甚,这两个村3000余农民已完全失去了土地。

  “耕地都被强征去盖大楼啦,土地补偿款也没有发放到位,今后的生活没有保障啊。”年近七旬的黄家卓农民马广安这样说。

  如今,种了一辈子地的马老汉已经无地可种,为了生活他不得不租他人的土地来种。他说当初“空港新区”宣称要征地搞工业开发,在没有召开村民大会,没有征得村民同意的情况下就强行占地。

  事后只是对每亩土地给予了少量的的赔偿便没有了下文,至于“空港新区”作出的招商引资建好工厂后可以解决失地农民就业问题的承诺更是成了一纸空文。

  “我们现在全部无地可种了,处境艰难不说,最为尴尬的还是我们的身份。”张孝村的村民卫平定说,“说是农民吧,无地可种,说是市民吧,却不能享受市民的最低生活保障。”而许多国家给予农民的福利他们已经不能够再享受了,“拿出户口本,人家说我们是非农户。”但是看病就医时,村民们使用的依然是“新型农村合作基本医疗保险”。

  身份的尴尬一如村民真实生存的写照,除了租种他人的土地之外,村民们只能够靠打工维持生计,对于农民而言失去了土地,就意味着失去经济来源。从而导致许多农民家庭生活水平急剧下降,不少农户陷于窘迫之境。

  这是“运城空港新区”强征强占耕地造成的恶果,另一方面被“圈”起来的大量耕地却在闲置、在荒芜。

     假借开发大造空城

  李明造以建设“运城空港经济开发区”之名圈地,干的却是房地产开发的生意。建起的房子卖不了,入住率只有15%,等于在强占的农地上建了一座空城。

  事实上,在所谓的“运城空港经济开发区”入驻的工厂、企业、经济实体少得可怜,在“空港新区”纵横交错、有60多米宽的马路上罕有车辆与行人,商业街、度假村、高档会所里更是空无一人,数千亩被强征的良田杂草丛生,一片凄凉。

  尽管如此“空港新区”并没有停止其疯狂“圈地”的行为,李明造及其下属们的“野心”却在不断地膨胀,在拥有闲置数年的大片土地的同时,他们依然不断地强征强占周边村庄的耕地——使用暴力从农民手中强占而来的廉价土地,转手买给房地产开发商时,“空港新区”能够获得几十倍,甚至于上百倍的“利润”。

  这足以令野心勃勃的李明造及其下属们为之癫狂、为之不择手段了。所以“运城空港经济开发区”对于其“招商引资”的原始宗旨早就弃之不顾了,许多以“招商引资”名义征用的地块纷纷落入房地产开发商的手中,所谓的“经济开发区”不见企业、工厂,却不断涌现出鳞次栉比、连片成栋的住宅楼宇。

  在这里开发的楼盘除了由国土部门颁发的“土地使用许可证”之外的其他几种许可证(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五证”)都是由“空港新区”给“颁发”的,其上均盖有“运城空港经济开发区城建分局”等单位的公章。

  然而无一例外的是这些售楼部里都没有“土地使用许可证”。众所周知,如果没有国土资源局颁发的“土地使用许可证”,其他的许可证就是非法的、无效的;而且没有“土地使用许可证”是绝对不能够施工的。

  但是在“空港新区”里,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一幢幢住宅楼正在拔地而起。知情人士说,运城市国土资源局知道这里所有的建设用地都是违法的,所以不敢给房地产开发商颁发“土地使用许可证”。但令人不解的是,作为国土管理的职能部门运城市国土资源局对于“空港新区”非法倒卖、使用土地的行为却不做任何的处置处理,放任其胡作非为。

  “运城空港经济开发区 ”自成立以来就严重违背党纪国法,用极其野蛮、不惜以暴力制造流血事件为手段强行征占农民手中的耕地,然后进行非法土地的倒卖、转让,从中牟取暴利,其行径与旧社会的“黑帮”一样令人发指;

  然而,正是这样的一个恶行不断、自身存在的合法性都具有很大争议,被国家发改委、省政府常务会议责令整改的单位,不仅不思悔改,反而怙恶不悛、变本加厉却能够堂而皇之存之久远,甚至于竟然还能够披着合法的外衣为其他组织、公司颁发各种证照,大渔其利。

     上级漠视诉求 村民怒讨说法

  习近平总书记警告各级党员、领导干部“不要和商人走得太近”。李明造领导下的“运城空港经济开发区”不仅和房地产开发商打得火热、称兄道弟,而且他本人就在同时扮演着“官员”、“商人”、“黑帮头领”的多重身份。

  这样的“害群之马”处在领导干部的职位上,必定滥用手中的权利危害百姓、腐蚀党的肌体、破坏党的光辉形象、玷污党的纯洁。

  自2001年李明造出任运城民航机场管理局领导至今已12年有余,他的恶行累累、罄竹难书,但是他本人却不曾经受过任何严肃的处理处分,没有受到过严厉的处罚。

  这是非常值得人们深思的,十多年来,李明造横征暴敛致使诸多农民流离失所、生活困顿。更有甚者许多因为阻止、检举、揭发李明造暴行的村民被其殴打、迫害而至于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惨状,而大片大片未曾经过国家主管部门审批的耕地上面崛起的大量的商品楼宇等等。

  这一切一切出现在阳光下面的、摆在人们面前的活生生的现实,为什么地方上的多个职能部门竟然视而不见、毫无作为。各级信访部门面对生活无着、孤苦无依农民的上访、投诉、哭诉,为什么漠然视之,无动于衷,搪塞敷衍。

  谁在充当李明造这群“败类”的保护伞,谁是“运城空港经济开发区”疯狂“圈地”行为的既得利益者,这同样是非常值得人们深思的。

    (本文来源于读讯网,华声晨报网友推荐稿件)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24)
第 24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4-5-30 23:20:29
是谁给了他们的胆子,欺压百姓以身试法,望有关领导给农民一个说法,打掉大老虎,换来一个和谐的社会
第 23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4-5-27 20:59:33
以李明造为首的管委会究竟代表的是谁的利益。发展为什么非要牺牲老百姓的利益、
第 22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4-5-22 20:02:45
习大大执政,社会顽疾太多,我们相信这些作威作福的恶人会被惩罚的,运城山西人大代表吕留运在广州还不是把恶习继续发挥,欠市场几千万,还组织黑社会打砸抢,欺压当地老百姓
第 21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4-5-22 15:52:19
运城盐湖工业园不也是这样,把老百姓的土地都征走,搞开发搞房地产了。
第 20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4-5-21 18:35:23
我看即便是土匪也不会像这样的明目张胆 这样的时间就该严惩 严办
热门评论
匿名 发表于 2013-6-5 15:22:31
该杀的狗官们,老百姓团结起来砍掉他们的狗头
匿名 发表于 2014-5-4 21:38:25
老习怎么就不整治这帮土匪呢
匿名 发表于 2014-3-18 20:48:35
现在这社会变了,征地打人,在空港早习空见惯。迟早会有报应的
匿名 发表于 2013-6-16 22:11:40
杀狗官
匿名 发表于 2014-5-21 18:35:23
我看即便是土匪也不会像这样的明目张胆 这样的时间就该严惩 严办
匿名 发表于 2014-2-27 12:26:57
他妈的 全都该死 难道没人管吗?
匿名 发表于 2014-3-8 14:45:07
两会召开之时发生暴力征地事件,可悲啊
匿名 发表于 2013-7-7 21:35:49
主要都不管不知道找谁
匿名 发表于 2013-12-20 9:36:49
此风不除,天理难容
匿名 发表于 2014-3-8 1:46:51
是谁在扯淡?你敢站出来吗?你敢到东郭镇下段村,庙前镇南上晁村走走看看吗?